進口車知識分享:據新華社報道,美國科研人員日前發明了一種能吸附二氧化碳的新材料,有助於減少這種溫室氣體的排放。

二氧化碳跟車測的關係!

一般人會以為,二氧化碳很高,代表的是污染很高…錯了!

不是污染!是油耗!

WHY?

因為汽油是碳水化合物,CxHx…,所以目前政府驗車的方式,是搜集汽車排放的廢氣,然後分析其中的CO2的含量,再轉換成實際耗油量!

跟我們想像的:看油表高低…是不一樣的…

 

據15日出版的美國《科學》雜志報道,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科研人員利用化學合成法,研制出了新一代沸石咪唑酯骨架結構材料(ZIFs),這種材料能有效吸附工廠煙囪和汽車排氣管排出的二氧化碳。 

ZIFs是一類具有可調整孔洞大小及化學性質的材料,具有高度穩定性和結構多樣性,能分離物質,吸附儲存氣體,用作異相催化的催化劑。 

科研人員說,新一代ZIFs材料吸附力強,能將二氧化碳固化,以阻止其向大氣排放,然後人們可將如此吸附二氧化碳的這種材料埋入地下。例如,體積為1升的ZIFs材料最多可吸收83升的二氧化碳。 

領導這項研究的化學家奧馬爾﹒亞吉說,將ZIFs材料環繞放置在排放二氧化碳的工廠煙囪內壁,就能明顯地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如果在汽車排氣管內安放ZIFs材料,也能獲得同樣效果。 

不過,美國能源部官員認為,新一代ZIFs材料雖然有可能大大降低處理二氧化碳的成本,但仍需進一步進行試驗。不過,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以後所有車子在artc驗車就沒有問題了!

先讓各位看一下油耗標準值:

ARTC美規油耗標準  

這是目前車測中心公告的美規車油耗標準,若是歐規車,通常會用歐規來驗,那標準值又不一樣… 

在此舉幾個例子:這二款車都驗不過的…

一、BENZ的R350,3500cc,今年驗也不過才8.6KM,剛剛好可以超過標準8.5KM,可是明年就累了,標準改成9.2KM,要通過驗車就要花一大番功夫了!

二、BENZ的舊款C230,1800cc:從油耗數字來看:市區/高速=21/31,換算平均油耗是24.6mile/gal,換過來是10.5km/l,今年標準是11.6km/l,經過調整是可剛好通過檢驗,但明年標準變成13km/l,以目前來看就非常困難了。

油耗標準:自明年(民國100年)開始,進口車的油耗標準愈來愈嚴,但一般人不會計算自己的車子油耗數字,所以也不知會不會通過檢測,事實上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找葉問汽車問一下吧。

 

彰濱車測中心:地址:50544彰化縣鹿港鎮鹿工南七路6號。全名:財團法人車輛研究測試中心。(俗稱:ARTC車輛測試中心)

突然想到上次有台 油電混合車,結果油耗沒驗過…誇張吧!

後來經討論,原來是測試方法弄錯,所以驗車中心重測一次,免費!

新 ZIFs 材料能選擇性地捕捉 CO2

February 14, 2008

UCLA 化學家在 2/15 當期的 Science 期刊上報告在減少吸熱(heat-trapping)二氧化碳排放上的一項重要領先。

科學家證明它們能夠成功地離析與捕捉對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以及增加海洋酸度有所貢獻的二氧化碳。他們的發現將使得發電廠能有效地捕捉二氧化碳而無須使用有毒物質。

"選擇性移除二氧化碳的技術性挑戰已經被克服了," Omar M. Yaghi 說,UCLA 的 Christopher S. Foote 化學教授,同時也是本論文的共同作者。"一如我們所示範的,現在我們有結構,那能夠精確地定做以捕捉二氧化碳,並像貯存器那樣儲藏它。沒有二氧化碳會逃逸。沒有一丁點會逃跑 -- 除非你想要這麼做。我們相信它將是碳捕捉當中的一種轉折點。"



二氧化碳是利用 Yaghi 等人所設計的某種新材料,稱為 zeolitic imidazolate frameworks(ZIFs,沸石咪唑類框架),來捕捉。這是種多孔且在化學上很強健的結構,具有大規模的表面積,那能夠被加熱至高溫而不會分解,而且在水終或有機溶劑中煮沸達一週都仍保持穩定。

Rahul Banerjee,UCLA 的化學博士後研究學者,以及 Anh Phan,UCLA 化學畢業生,二者均在 Yaghi 的實驗室中工作,合成了 25 種 ZIF 結晶結構,並證明其中三種(ZIF-68, ZIF-69, ZIF-70)對於二氧化碳具有高度的選擇性。

"ZIFs 對於二氧化碳的選擇性比其他任何材料更無與倫比," Yaghi 說,他指導 UCLA 的 Center for Reticular Chemistry(網狀化學中心),同時也是 UCLA California NanoSystems Institute 的成員之一。"Rahul 與 Anh 在製造新 ZIFs 上如此成功,為了要報告此結果,我還得要求他們住手。"

ZIF 的內部能貯存氣體分子。拍動它表現就猶如化學上的旋轉門等價物,讓某些分子 -- 此例中是二氧化碳 -- 通過,並進入儲存器中,且同時阻擋較大的分子或不同形狀的分子。

"我們可篩選我們想要捕捉的某類型分子," Phan 說。"這種化學性質的美妙之處在於我們擁有選擇所要的「門種類」的自由,並控制什麼東西能通過這扇門。"

"二氧化碳的捕獲創造出更乾淨的能源," Yaghi 說。"在一根煙囪當中的ZIFs 能在二氧化碳被遞送到地質上的儲存空間之前,於細孔內被捕捉。"

在 ZIFs 68、69 與 70 中,Banerjee 與 Phan 使細孔淨空創造出一種開放的(open)框架。他們接著將此材料拿到氣流 -- 例如:二氧化碳與一氧化碳以及另一道二氧化碳與氮氣的氣流中 -- 而我們只會捕捉到二氧化碳。他們正在測試其他各式各樣的 ZIFs 應用。

二氧化碳會殺死畜欄內與海中的生物,危害將不可逆,至少達許多個世紀, Yaghi 提到。

當前,發電廠二氧化碳排放的捕捉程序涉及有毒化學物質的使用,而且需要用到 20% - 30% 的電廠能量輸出,Yaghi 說。相較下,ZIFs 能從其他氣體中取出二氧化碳,而且能比多孔碳材料,那代表目前最先進的技術,儲存 5 倍以上的二氧化碳。

"對於每公升的 ZIF 而言,你可以保留 83 公升的二氧化碳," Banerjee 說。

Zif 這個字眼,Yaghi 提到,在聖經中是用來描述一個壯麗的地區。它也意指賞心悅目與光輝明亮(譯註:有明亮之意;一年第二個月的名稱,相當於四到五月,見舊約列王紀 6:1 與 6:37)。這個名稱與這種新物質相符,他說,因為其成員當中有許多都具有相當漂亮的構造。

在根本層次上,ZIFs 的發明也對付了沸石科學中的二大主要挑戰。沸石相當穩定,是種以鋁、矽、氧所製成的多孔材料,被用石油的提煉也用於清潔劑及其他產品中。Yaghi 的小組成功地替換掉原本被鋁或矽,還有如鋅、鈷等金屬離子所佔據的位子,並將氧與咪唑類(imidazolate)橋接(bridging)以產生 ZIF 材料,其結構現在能以功能性與公制(functionality and metrics)設計。

Banerjee 與 Anh 將合成程序給自動化。並非在某一時刻的某種反應中混合化學物質,且在每日當中達成數種反應,相反地,他們能夠在不到一小時之內完成 200 種反應。這一對運行 9600 種微反應(microreactions)並從這些反應中發現 25 種新結構。

"我們每天持續生產新的 ZIFs 結晶體," Banerjee 說。" 這些反應所產生的結晶體看起來跟鑽石一樣漂亮。

共同作者是 Bo Wang,UCLA 化學系 Yaghi 實驗室的畢業生;UCLA California NanoSystems Institute 網狀化學中心的 Carolyn Knobler 與 Hiroyasu Furukawa;以及 Arizona 州立大學學與生物化學系的 Michael O'Keeffe。

在 1990 年初,Yaghi 發明另一種材料稱為 metal-organic frameworks (MOFs,金屬有機框架),那被描述成結晶的海綿,它也牽連到較潔淨的能源。Yaghi 幾乎能隨心所欲地改變 MOFs 的組成。如同 ZIFs,MOFs 也有細孔 -- Yaghi 等人能在奈米尺度上的孔洞(openings)中儲存通常很難儲存與運輸的氣體。

Yaghi 的實驗室已製造出數百種 MOFs,那具有不同的特性與結構。分子能毫無阻礙地進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葉問汽車:我要問十台車!

福到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